關於39光年系列 

 

         近年於不同的地方創作了一系列命名為 39光年系列 的在地投影裝置作品。就像在不同的歷史空間留下一道瞬間即逝的刺青。靜聽與那些看不到卻曾經確實存在過的事件的故事,結合光影與那些無法考究且獨一無二的痕跡,去架構的多重現實空間。

 

關於光影

 

         對我來說,那些無形的光影 是一種暴力卻又清澈的存在。2011年的311後我開始思考核災遺下的輻射對人們的影響。我發現雖然我們無法看見、觸摸甚至感受它,但仍然不斷被心理上的恐懼折磨。比起生理上的即時影響,心理上我們一直在逃避去理解突然的死亡、消逝;而精神上,我們則無法脫離對無常感到不安。即使如此,對於美好、神秘、靈性卻短暫的光影空間我又無法自拔般浸沉於其中。人類的矛盾,讓美好更美好,讓痛苦更強烈。

 

 

內在與外在  (芝加哥、威尼斯)

 

實驗, 2014.

 

         2014開始利用畢業展的機會來展示第一份作品-實驗 。Overhead Projector直接將隱藏在畫裡的潛意識投射到空無一物的空間中。光影如水般透明的夢境,卻滲透著創作者其隱晦抽像的危險意識。因光影無形的特性 ,讓畫中虛蕪的質感直接穿透肉身。在浸沉式的空間中,瞬間即逝的光與影隱喻我們對觸摸不到的物質所存在的無奈和不安 。 這是一個反映深層潛意識中的恐懼和自身精神和情感狀態觀察的內在空間。

遙視, 2016.

 

         MFA畢業後的第一個轉捩點是在威尼斯駐村的時候。那時候畫了一系列的水墨投影物料,靈感來自2011年的大地震和各種人造和天然災害在媒體上的即時圖像。那一個月被四面環水的環境影響,在嘗識解構自己的情感的實驗下,完成一系列水墨影像的原型,並重新想像投影和繪畫與潛意識之間的關係。

 

 

日本、社區藝術、重建 (黃金町、橫濱)

 

         2016 -2017年回到日本,作為旅人展開了一年的創作駐村。其中主要在橫濱的黃金町和群馬縣的中之條。月 裡 39光年外的檯燈 和 浴缸 都是與特定的公共空間所設計的投影作品。利用光影的虛蕪特性混合建築物的特質、歷史和功能性等元素去重新塑造觀看者的感官體驗。在創作過程中,我會在建築物的表象上尋找歷史的痕跡和其給人們遺留下的一些秘密。然後觀察生活這個空間裡的人所經歷的各種經驗和情感等。即使最終的表現手法會偏向於抽像和開放的情感表達但作品的本質離不開那些真實存在的情感,包括建築空間和局外人們偶遇時產生的變化,當地人的個人和集體回憶,以及讓觀眾能透過和與空間溝通後所產生的聯想等,都是重要的創作的物料。

 

浴缸,2016.

 

         其中浴缸 這份作品反映了一段過去、一段對當地居民來說如木刻一樣深刻的歷史。了解歷史和當地居民溝通重新思考恐懼和消逝的意義。透過藝術來重建、重塑和重新理解社區和藝術之間的意義。

 

         浴 缸是由建築師把原本是小酒吧的空間重新改裝成一個浴缸形態的藝術工作室。這份作品也順應了這種有趣的想法,利用投影來將空間轉變成一個讓人療癒的地方。參考了在地曾是紅燈區的一段歷史,以及政府和居民之間的公共空間的關係,這份作品就像一個內在世界,連接著大腦最柔軟的區間,去創造了一個連聲音、色彩和溫度都接近靜止的光影空間。也許,任何人都需要一個能洗滌各種慾望、脫離現實的瞬間。

 

39光年閱書燈, 2017.

 

39光年閱書燈 是一份總結在黃金町藝術村為期八個月駐村後,最後一份關於社區重建計劃的投影作品。 “39光年”是一個關於只存在於想像中的遙遠距離、無法被肉身觸及的概念單位。記得創作期間NASA剛公佈了在39光年外有一個類似地球的星系。這樣近似真實卻又法被証實的資訊很有趣 。那些好像對我們的生活毫無影響的真實存在,對於當下的觀眾來說一切都太遙遠了。在現實裡,我們對很多事情都無能為力,但當身置於像這份作品的空間當中,距離在意識上會不會被拉近了一點點?甚至只是想像這39光年外的平行時空就隱藏在建築物的某處,只要伸手便能觸及某些無法再見面的人。運用各種抽像的視覺隱喻,讓觀眾對於真實重新思考,安撫各種無能為力的情感同時讓觀眾透個個人經驗去想像空間的可能性。

         我運用四部投影機從不同角度在狹窄的重建房子中讓人造光源重覆呈現和消失。透過人造光影的變化,本來屬於社區一部份的公共空間被重新定義了時間的速度和空間的面貌。人造光影就像正在演奏的交響樂團,此起彼落地在空間中閃爍,彼此隨喜相遇然後又瞬間脫離軌道。在這個被遺忘的社區,我建立了一個讓時間和空間的概念逐漸消失的內在空間。

關於黃金町

         面臨被拆除並重建的古老房子被重新裝修後,內部木質結構帶有一種後現代的風格,顯得和外面撲實的民居有點突出。但我們若回顧這裡的歷史,就會發現其實重建是社區的一種常態。當地駐村超過十年的藝術家告訴我,一旦整個社區重建,大眾就會遺忘這段紅燈區的歷史,從而得到附近的樓價就會升值的潛力。這也是當地政府支持現在藝術村的其中一個原因。建築物會消失、歷史會被遺忘、社區的身份認知不斷被改變。看似美好的事物都是過眼雲煙、而然再腐朽的根基都能重生。那些在藝術史中不斷推翻自我而衍生的文明和浪潮,都只是有幸被文明紀錄和保存下來的過程而已。

月 裡, 2017.

 

         月裡在bankart 的廢置的倉庫裡試行的投影裝置。這也是針對廢墟美學的藝術家實驗工作室。

月 裡 是在參與Bank art NYK Studio 的短期藝術工作室時創作的,根據BankArt建築物內部的特性進行了投影。橫濱港旁那荒廢了的貿易倉庫代表了一個工業港口城市的變化,近年被改建成藝術場地整整十年後,也迎來另一段在藝術文化圈歷史的終結。我們始終是過客,我們的確用正在流逝的生命與這個空間交流過,最後卻什麼都不留下。即使短暫得如夕陽的柔光,藝術家的各種情感確實無聲色地滲透著這堅固無比的建築物。這個曾經存在的歷史遺址給予過藝術工作者一個安心自由創作的場所。

 

         

 

 

 

 

 

 

 

 

 

 

 

在駐留創作的其間發現各種管道成為主要的物件貫穿整座建築物。這裡由歷史悠久的海邊倉庫改裝成藝術工作室,被廢除其功能性的內部裝置顯得特別孤寂。細看這些堅固無比的銅板地面留下曾被重物侵蝕的詭異圓形痕跡、水泥牆被日積滲漏的雨水不斷沖洗後留下了抽像的紋理 、以及那被黑布輕敝、位於遙不可及高處的玻璃窗等...建築物內部反映了被歷史遺留下的傷痕,而這些傷痕和無形的光和影混和後,不禁讓人產生異世界的聯想...這裡 跟月球內部也許相像 。

 

39光年檯燈(影像), 2017. 

 

         

 

 

 

 

 

 

 

 

 

 

 

 

 

 

同年創作了39光年檯燈的數碼影像系列。在比想像中更寒冷的異國冬日,我把自己因在黑房,利用水、透明濾鏡、光影聚焦儀器等工具輔助而刻畫出來。那些瞬間就像在虛蕪的黑暗中創造一個虛假的宇宙。當細觀那些瞬間凝聚、消散,又重逢,再分解的物質交替過程。微型的流動光影透過攝相機的鏡頭凝結,並產生一種模糊的遙視感。這種錯覺讓觀看者去質疑日常對攝影真實性的既有概念。

近期 (香港、哥多華、倫敦)

 

39光年檯燈(裝置), 2018. 

 

         2018年回到香港,參加了香港國際攝影節的衛星展並展出39光年檯燈的裝置作品。回到屬悉的地方重新思考場地的限制並由媒介開始發問。由影像的本質去思考內在空間的可能性。那時候將39光年檯燈的數碼影像結合成混合媒體裝置,包括攝影裝置和投影裝置,從攝影的角度去思考投影呈現攝影和繪畫之間的關係。

 

39光年天花燈, 2019.

 

         西班牙的哥多華藝術中心是一個很空矌很廣闊的空間,這樣的天花高度讓我產生自己身處於另一個星體的錯覺。再一次感受到現代建築在空間運用和物料的影響力。這個建築風格超現實的工作室擁有統一特定質材、主題和空間感。混凝土獨有的灰冷色調,極簡卻帶有未來感的內部設計等都讓我思考如何混合投影裝置的流動性、透明感和多變的層次感等來創造了一輯關於時間和空間的素描。

 

         

 

 

 

 

 

 

 

 

 

 

 

 

 

 

 

 

 

在概念上,39光年天花燈的靈感來自一個關於時間和距離的天文概念。在銀河系不同的星體上,視乎其星系的架構、在不同的位置能看到不一樣的景色、感受到不一樣的時間流動。這份作品中的視覺律動和節奏就像不斷重覆浮沉的夕陽...我們可以在這裡看到日出日落243次。在日常生活中,即使沒法看到光的源頭我們也能透過潛意識的引導,感知到自然界規律的時間流動。我嘗試建立一個這樣的空間,一個瞬間即逝卻流轉不息的內在空間。

 

39光年柔光射燈, 2019.

 

         關於39光年系列的命名,以這次的39光年柔光射燈為倒:

 

39光年(遙不可及的概念) + 工作室柔光射燈(實實在在展示中的物件)

 

         我希望在兩種看似無法觸及的距離下的概念能透過投影光源的特定呈現,讓我們脫離肉身的束縛,自由地遊走在不同層次的想像空間中。

 

         39光年柔光射燈是另一個在異國的內在空間紀錄時間靜止的瞬間,並運用在地的物件建成的結構回憶場境。我借用攝影柔光射燈和其他在地物料構成混合裝置,作為 “現實” 的提示 。冷藍的光影滲透幽暗的儲物房的每一個角落,一邊是極度個人的回憶場所,同時又讓光影掠過的痕跡提示著被遺忘的歷史脈絡。建築物的精靈偶爾現身,提示我們神秘的光影只是人造幻像。裝置作品只是單純建基於我們無法形容的磁場效應和維度的延伸想像而已。

 

         這幢在倫敦市中心的近代古老建築,曾是現代藝術畫廊,現為傳統高等教育校園的事務所和藝術家工作室。這裡有一種無形的氣氛在空氣中讓人沉靜下來,並與倫敦這座繁忙的城市有種距離感。這些建築物一年又一年觀看著來來去去的人們,也許是一種樂趣也許都已經是習以為常風景了。空間本身就像一面聚焦的柔光反射器,將我們感受到被環境影響著的意識可視化。

 

總結

 

         不論是東方哲學的無常概念、當代藝術對人造與自然之間的批判和反思,甚至宗教與科技之間的互相對立卻又有著共同追求理想國度...都是在提示我們打破現狀、敢於想像的存在。人類的想像力是一種流動多變的力量,一種讓人類過渡一切並前行的力量。39光年系列的作品就像一次又一次在潛意識中旅行的紀念品。由探索自我,思考與世界共存的關係開始,不斷瓦解又重建影像與空間的可能性,斷斷續續地喃喃自語的過程。

008_JessicaFu
bankart-17.jpg
gala-5.jpg
DSC_0817.jpg
gala.jpg

© 2020 Jessica Fu

  • w-facebook